当前位置:主页 > 001400.com >

领袖外交幕后揭秘:被人赞称Rightman

发布日期:2019-11-28 18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吴建民在驻法大使任上,促成了中法领导人对对方家乡的互访。1999年10月,主席访问法国,应邀到希拉克总统的私宅做客,在国际外交界引起很大轰动。2003年6月1日,主席在埃维昂八国会议初登国际舞台,即赢得“Right man”的好评。吴建民在他的新书中以现场亲历者的身份,用他优雅、清新而细腻的笔触,生动再现了元首外交中,不但洋溢着无微不致的温馨人情,把酒言欢的欢愉友情,还有寄兴深远、意味悠长的浓烈诗情,展示出外交活动神秘而优雅的另一面。

1999年10月22日下午,一行结束对英国的访问,乘专机抵达法国南部的大城市里昂。第二天,希拉克夫妇从巴黎赶来,中午在里昂一家有名的风味餐馆“玫瑰塔”请夫妇及主要陪同人员吃饭。饭菜是一流的。光是“开胃菜”就有两道。热菜是小羊肉,烤的很嫩,与我们同桌的部长等中国客人都交口称赞菜做得好。下午,希拉克总统陪同参观法国高速铁路和阿尔斯通公司。

参观完毕,及主要陪同人员坐总统专机空客314去希拉克故乡。在飞机上,两位领导人轻松地交谈。他们主要谈的是唐诗。希拉克向透露,他准备在25日晚的国宴上,引用杜甫《客至》中的一行诗(全诗见右栏):“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”这首诗是法国驻华使馆推荐的几首诗之一,希拉克对中国古诗有很高的鉴赏力,他要以中国人的方式来表达对的真诚欢迎。十分感动。他向希拉克提起了辛弃疾的《摸鱼儿》这首词(全词见右栏),并说这首词表达了作者对国家统一的热切期望。希拉克熟悉中国历史和中国诗词,所以理解辛弃疾的词毫不费劲,迅速领悟了的用意。

总统专机慢慢地降落在科雷兹机场,我们抵达前,科雷兹下了一场大雨,我们到达前几分钟才停,真是运气。当和希拉克夫妇跨出舱门时,迎接他们的是蓝天中的一道彩虹,仿佛预示着访问的成功。希拉克夫妇同夫妇握手告别后,立即先行坐上深蓝色小轿车向碧蒂城堡驰去,准备在那儿迎接一行。希拉克的私宅位于科雷兹的碧蒂城堡从未接待过外国国家元首。这个古堡有400多年历史,希拉克称住起来不太舒服,但很有历史价值。他安排夫妇晚上住在那里。

的车队由摩托车开道,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近两个小时。当我们到达碧蒂城堡时,希拉克夫妇站在门口迎候夫妇,他们陪夫妇上楼进房间。

的套间里开着暖气,没有我们上次来时的阴湿感觉。洗澡间铺上了防滑垫,擦洗得非常干净。虽然没有宾馆总统套间的气派,但它有总统套间所没有的温馨气氛,毕竟这是总统自己的家。在中国,只有亲朋好友才会住在主人的家里,在西方更是如此。

离晚宴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我住在离碧蒂城堡二十公里的“绅士旅馆”(SENIORIE),回去的话时间较紧,我就干脆在院子里转转,了解一下还有什么问题。中、法两方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,警卫、生活等各方面都安排有序,看得出法方的准备工作很到位。这时天色已黑,院子里略有凉意,四周非常安静,只听得远处时而有狗叫声。从城堡往山下望,只有一二处有灯光,我曾听希拉克夫人说,这两家是他们的邻居,天晴时,他们可以隔着山谷挥手致意。我估摸着,从碧蒂城堡到邻居家,步行起码要半个小时,可能还不止。

宴会前客厅里的壁炉早就生起了火,木柴在炉膛里“毕毕剥剥”地响。希拉克夫妇已换好衣服,在客厅等候。夫妇准时下楼,宾主男女分开,各坐在壁炉两边。我方警卫把一个靠垫放到王冶坪女士的背后,使她坐得更舒服。

由于饭厅不大,参加宴会的人很有限。中方除夫妇外,还有副总理夫妇、外长和我。法方还有总统外事顾问、法国驻华大使、亚澳司长、发言人等。

入座时,按照西方的礼节,男士要为邻座的女士拉开椅子,等女士坐好后,自己才能入座。希拉克彬彬有礼地拉开王冶坪的椅子,请她入座。我们大家刚就座,突然发现男主人大步流星走出了饭厅。我纳闷:发生什么事了?总统是不是有急事要处理?我想不至于吧,如果真有急事要处理,总统会事先解释的。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希拉克手里拿着一个靠垫走到王冶坪座位旁,把靠垫垫在王冶坪的背后。原来他是去客厅取靠垫了!我目睹这一切,由衷地佩服这位1.9米多高的大汉的细心周到。

晚宴不仅菜肴丰盛,谈话的题目也很广泛。菜是专门请名厨来做的。两位领导人谈兴很浓,说古论今,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重要问题都谈到了。对于中国关心的台湾问题,希拉克明确地说:“法国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已经35年了,我们这一立场不会变;我希望理智胜利,一国两制在台湾像在香港一样取得成功。”对于中国的发展前景,希拉克说:“我确信中国是一定要强大起来的,而且时间不会太长,比你们想象的要快。”

晚宴持续了三小时十分钟。结束时已十一点多,听说又花了一个多小时书写辛弃疾的《摸鱼儿》,准备第二天早上送给希拉克。

希拉克总统有个特点是非常注意新出现的领导人,2001年11月,副主席访问法国的时候,希拉克破格给他国家元首的待遇,在举行盛大的宴会。法国没有国宴这个词,但事实上,那个规模就是国宴。

安排副主席的这次访问,从我个人来讲,必须要从两方面考虑,一定要让法国方面觉得很好,还要让中国方面有收获。

胡副主席到巴黎以外的地方访问,我安排他到波尔多看葡萄园,然后参观一个著名的酒厂,品尝葡萄酒。品尝时,胡副主席拿起酒杯很仔细地闻“闻香”。这个镜头传遍了法国,“喜欢法国葡萄酒”!法国人很高兴。

到法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演讲时,我向胡副主席建议“重在提问”。而且,我还把他们关心的问题跟胡副主席做了汇报,他回答得很好。另外,就是要见企业家,法国的企业家很有魄力,当时我跟胡副主席反映,要会见每个人。胡副主席的记忆力很好,他一见企业家,对方一通名报姓,比如,“我是阿尔卡特的总裁”,他马上就知道中国跟阿尔卡特现在合作的情况;一报“我是米其林总裁”,他马上就反映出来米其林是做什么的,我们最近跟他有什么合作。最后人家说,你们这个领导人真不简单,他面向全世界,对法国的企业这么熟悉。

然后,就是法国人安排他去看里昂附近的核电站,我事先去打了前站。法国电力公司的总裁问我应当如何介绍,我就给他出点子。我说你应当根据中国的情况,核电的优越性在哪里?他的一度电电价多少钱?这个总裁事先做了很好的准备,介绍得很好。他最后发现副主席问的问题都在点上,这样,就很成功。

2003年6月1日,主席到法国的埃维昂参加南北领导人的非正式的对话会议,而且还发表了演讲。当时,主席刚就职国家主席不久,等于是国际舞台上出现的新人物,大家都很注意他。出席会议的领导人,大家都愿意跟他谈。布什总统见到的时候就讲,SARS对于你来讲是一个考验,你通过了这个考验。说,还没有过去。英国首相布莱尔见到时候说,媒体把有些东西经常夸大,当年英国闹疯牛病的时候,去英国的旅游人数大幅度下降,好像到英国吸口气就会得疯牛病。主席处理得很好。我一直陪着,我听到人们在说Right man(这个人行)。

主席还同一些领导人进行了双边的接触。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跟主席见面的时候,准备了几句话,说当年阿尔及利亚为独立而斗争的时候,大国当中就是中国支持,我们阿尔及利亚人永志不忘。这是当面表达的,当面表达的这个话,是很有分量的。怎么说呢?他说1971年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,阿尔及利亚是带头的,我们中国人永志不忘。西甲最新积分榜:马竞三连胜领跑西班牙人3。这话讲得太好了!

作者系中国资深外交家,时任驻法大使。本文摘自吴建民2010年1月11日发布的新书《在法国的外交生涯》、《外交见证中国》

少时,读完韶山人有限的藏书,常翻山越岭往返几十里,到外婆家向舅、哥借书。向表兄文咏昌借书时,文兄慎道:“相公借书,老虎借猪,所以要先打条子后拿书!”,1915年,寒假回家过春节,到外祖母家向八舅父母拜年。顺便向咏昌兄还书,并附便条:咏昌先生:书十一本,更多

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,原计划派空军进行大规模轰炸。当天要执行任务的时候,蒋介石却迟迟不下达命令。空军总司令周至柔几次电话请示,蒋都说“再等等”,眼看时间越来越紧迫,指挥官向蒋介石表示,如果再不起飞就不能够按时到达了。蒋介石的最后回答是“取消任务”。理由是更多

时下,“谍战片”风头不减,国共两党在隐蔽战线的斗争,因其神秘性和充满刺激的情节,日益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。事实上,真实的隐蔽斗争遵循一个共同的行动原则,“不像间谍的人才是最好的间谍”,从形象到行动,“特殊化”均是大忌。利用女色、金钱收买和手枪暗杀等方式,更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许

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,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?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,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?

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。不是单纯从亲历、亲闻写起,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,旁征博引,梳理了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

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、“前七篇”、“二十五条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